首页  >  动态分析  >  美国印太愿景的私有化

美国印太愿景的私有化

  声明:

  本文是作者的独立研究,不受美国、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的政府或政党赞助。作者关注的领域包括:美国“印太战略”私有化及其在亚洲及其它地区可能产生的附带危害。文章的一部分已经发表在《中美聚焦》和《马尼拉时报》。​  

  本文版权归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和“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所有,文中所有的文字、图片、表格均受到中国法律知识产权相关条例的版权保护。欢迎转发、关注,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并务必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使用文中的信息用于出版、发行等目的。


  特朗普政府新推出的强势“印太战略”,其背后不乏企业、国防承包商、外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等私有力量的推波助澜。从“2049计划”到2049计划研究所(the Project 2049 Institute)和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Armitage International),再到印太网络,这些都出自20世纪80年代安德鲁·马歇尔(Andrew Marshall)带领的国防部内部智囊团的手笔。但同时,这些错综复杂的网络和关系中也蕴含着一系列历史黑暗关系,如越南战争和“伊朗门事件”、阿富汗改良政权垮台、国际商业信贷银行(BCCI bank)倒闭、药品工业、9•11事件、恐怖主义和台湾问题等残影。

  近日,前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承诺,面对中国在亚洲的行为,美国将不再“蹑手蹑脚”。他还警告说,美国将使用新的“胁迫工具箱”。随后,国防部和美国国务院确认,美方可能与台方达成一项20亿美元的协议,包括首次出售美陆军的主战坦克。[i]

  沙纳汉敦促美国盟友和其他合作伙伴加大国防支出。这显然有利可图。特朗普政府所谓的“分摊负担”[ii]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亚洲经济体应从国防部承包商那里加量“购买美国的”军事硬件,即便这样的重整军备做法会分裂该地区,破坏“亚洲世纪”的希望。诚如沙纳汉在三月下旬所言:“ 过去两年内,国防部在联合军事演习方面的参与度提升了17%,美国外销军售在过去三年内增长超过65%。”[iii]

  私人军事利益如何左右国防部的印太政策?为何印太政策支持者认为中国试图于2049取代美国?

  

  “2049计划”

  2015年,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了《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的秘密战略》一书。这位麦卡锡主义作者在书中写道,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 赤色中国 ” 一直在努力争取于2049年超越美国(图1)。

    图1  2049之谜:白邦瑞,畅销书,马歇尔,北京烤鸭

    作者:白邦瑞和安德鲁•马歇尔,前国防部内部智囊团——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主任

  来源:白邦瑞推特 [屏幕截图]

  尽管受到美国中情局(CIA)的嘉奖,但白邦瑞的这本畅销书是对中国到2049年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的目标的歪曲和误读,其字里行间洋溢着新保守主义者对届时中国将取代美国的担忧。书的内容和作者的职业生涯一样晦涩阴郁。作为新保守主义领袖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的门徒,在特朗普总统眼中,白邦瑞是“对华权威领袖”,但他的学者身份却存疑,且其职业生涯也因频繁离职、解雇和留有安全权限撤销的案底而黯然失色。[iv]

  直到90年代早期,白邦瑞一直都是世人眼中的“ 亲华人士 ”,但其后不久,他却成了国防部里对华鹰派的主导人物。为何他会有如此转变呢?

  从时间上看,他的转变与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的倒闭刚好吻合。这桩大规模洗钱案也给白邦瑞的人生蒙上了一层污点。根据参议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汉克·布朗(Hank Brown)的调查显示,白邦瑞和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的名誉代表、百万大亨以及军火商穆罕默德·哈蒙德(Mohammed Hammoud)之间来往过密,存在金钱交易。国际商业信贷银行倒闭时,他还是受命于总统、时任跨部门机构中情局秘密行动监察委员会,即“208委员会” 的绝密成员之一。80年代早期,他作为国防部副部长助理,曾为世界各地,尤其是安哥拉和阿富汗地区的反共势力提供先进武器系统。[v]简而言之,白邦瑞的名字总会习惯性地出现在当前或未来将出现不稳定局面的核心地带,如拉美、中东或亚洲。

  21世纪初,在布什总统发动伊拉克战争后,白邦瑞又不可思议地回到了政坛,但同时他也面临着战后国防部内众人的围攻与指责。所幸,时任国防部负责台湾和亚洲事务的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表示力挺白邦瑞:“在白宫,有时政客们会规避风险,倾向群体思维。但白邦瑞却能挣脱传统思维的束缚。他深谋远虑,且具备战略思维。”[vi]

  今年1月才履任的前代理防长沙纳汉是“新”美国“印太战略”的代言人,但该战略的设计师为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美国极右势力的主要发言人。班农曾在2016年预言,美国与中国十年之内必有一战。[vii]为铺垫这场战争,他提名候选人薛瑞福任国防部的亚太事务助理防长。

  今天,正是这三个火枪手:白邦瑞、薛瑞福和国防部长沙纳汉共同构筑了当代印太战略的宏伟愿景“2049计划”,据这三人称此计划将持续至21世纪中叶。

  2049计划研究所与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

  作为美国国防部负责印太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薛瑞福现负责拟定国防部的印太战略。90年代早期,他曾负责美国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双边交流工作及对台双边安全与军事关系。21世纪初,他曾经为布什-切尼竞选班子的亚洲政策团队工作,直到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任命他为自己的幕僚长,两人密切合作共事20年,直至阿米蒂奇卸任。

  阿米蒂奇之前是主张对越南强硬的鹰派,但其职业生涯却因以下事件留下了不少话柄:20世纪60-70年代,他被指控在越南“金三角”参与毒品走私和非法注资;在政权更迭前的伊朗从事秘密活动;80年代向阿富汗圣战战士兜售军火;在“伊朗门事件”中破产的可卡因换枪行动期间伙同军售案主角Oliver North往来过密;90年代煽动新保守主义者对战伊拉克;疑似与911恐怖分子、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支持者关系非比寻常;21世纪参与“ 普莱姆特工门事件 ”(他揭露了中情局间谍的身份)。阿米蒂奇离开公共服务部门后,开始为美国防务公司L-3通讯控股(L-3 Communications Corp)进行游说,妄图绕过美国政府指定的军火购买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推动对台湾鹰派的军售。[viii]

  2008年阿米蒂奇和薛瑞福创建了2049计划研究所,阿米蒂奇任主席,他的门生薛瑞福为总裁。十年来,该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推动以更严厉的方式对抗中国,同时增加对亚洲地区的军售,尤其是对台军售。这一立场曾导致当选总统特朗普于2016年12月致电饱受争议的台湾领导人蔡英文,这场电话沟通也引发了争议。

  《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将俄罗斯和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2019年的新版报告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而被视作机密文件)。[ix]5月初,薛瑞福提交了国防部的《2019中国军力报告》(在白邦瑞的推动下,该报告言论更为激进)。报告称中国已着手开始一项为期30年的计划(2019年+30年=2049年),以超越美国,成为印太地区的主导性军事力量。[x]和以往一样,这些指控往往都是基于不明观察的断章取义。报告一再强调白邦瑞这位麦卡锡主义分子天马行空的主观臆断,认为中国试图在全球舞台上取代美国。

  资深退役军人迅速判断这是虚张声势。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的参谋长劳伦斯•威尔克森上校(Col. Lawrence Wilkerson)表示,中国军力仍远远落后美国,这份报告是“虚伪”之作。他指出,当前将中国作为焦点,正是意图维持冷战时期遗留的军工复合体的另一战略。“中国的一举一动,在美国国防部眼中都具有威胁性。”那么,这样的借口究竟意欲何为?“全都是为了钱,” 威尔克森说,“ 这是一个预算策略。” 他还警告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敌对态度,提高了看似“ 不可避免的 ”对抗的可能性。但是,他又补充道,“为什么要对抗(中国)呢?”[xi]

  但是,美国的利益未必与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日益发展壮大的国防承包商的利益吻合。尽管股权市场收益丰厚,但是目前要维持这些市场的良好势头,已步履维艰,且继特朗普政府打响关税战以来,美国军事支出便已经一路飙升(见图2)。

  

  图2 美国市场Vs美国军事支出(2014-2019)

  

  正因如此,5月,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David Lee)会见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这是40多年来美国和台方防务官员的首次会晤。2049计划研究所、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和国防部的承包商将其视为一次巨大的商机。对于在台湾地区支持率不断下滑的领导人蔡英文而言,这场会晤对于2020年1月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也至关重要。但在中方眼中,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行为。诚如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举办的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又称亚洲安全峰会)上所言,“美国统一不可分割,中国当然也统一不可分割。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xii]

  然而,贸易战的升级为中美关系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又进一步扩大了军售。如果国防部关于中国军事扩张的报告是一个预算策略,那么不妨来追踪下这些钱的来龙去脉。

  

  印太网络

  在今天的五角大楼,国防部及其承包商之间通常存在“旋转门”现象),沙纳汉就是典型的例子。在从政前,沙纳汉曾在波音这家美国最大的军事出口商服务30余年。由于被指控代表波音贬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他在2018年3月成了国防部监察长办公室的调查目标。但有趣的是,一个月后,国防部为他洗清了罪名。[xiii] 随着沙纳汉放弃担任国防部长,这一职位被特朗普总统所任命的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所顶替。埃斯珀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曾在老布什任期内在五角大楼任职)就推崇新保守主义观点,认为“在近些年内,美国将与中国陷入战略竞争”,据预测他将对中国实施更强硬的立场。和沙纳汉一样,他也遭受潜在的利益冲突的困扰。他曾在国防承包商巨头雷神公司(Raytheon)政府关系部门担任副总裁7年(并在2015及2016年被the Hill评为顶级企业游说家)。毫不意外,这家雷神公司正是2049计划研究所的主要赞助方之一。

  阿米蒂奇仍是2049计划研究所的主席,此职位此前由薛瑞福担任,但自其推销印太战略以来便卸任。尽管如此,该研究所直到2018年5月才开始公开其部分金主信息,其中包括美国主要的国防承包商(BAE、洛克希德、诺斯罗普)、美国政府机构(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在混合战争和政权更迭中发挥作用的准政府组织(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国家民主基金会、兰德公司)、外国政府机构和准独立智库,其中大多数代表着台湾和日本的鹰派防务势力。

  阿米蒂奇和薛瑞福创建2049计划研究所时,并未成立一家游说公司,而是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这样做的理由是:说客会受到重大信息披露要求的限制,而顾问则不然。这种安排导致出现了一种独特的平行结构,使薛瑞福可以成为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同时担任“2049计划”总裁。其他雇员也和他的情况类似,他们身兼多职,同时为“2049计划”和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效力,既为客户也是金主。[xiv]

  在国防部,薛瑞福已经争取到来自美国国防部的豁免状,但其适用范围却并不合理。他加入国防部的第二天,美国国务院批准了向日本出售总价值为1.33亿美元的SM-3导弹,这些导弹的制造商为雷神公司(Raytheon)与BAE系统公司两大承包商。与此同时,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基于F-22“猛禽”战斗机制造的隐形战机的出口谈判也正式启动。过去,为维持美国制空权的战略优势,即便是最亲密的盟友,也不能出口此类产品。为调节对利益冲突的认知,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ald McGahn)为薛瑞福争取到道德(审查)豁免状。因此,他才得以监督后续对日出售的价值4500万美元的由雷神公司制造的密集阵Phalanx武器系统。但他并未获得与雷神公司相关的销售豁免状,更没有其他赞助人及客户的豁免状。[xv]

  事实上,“2049计划”并非其标榜的独立“非营利研究机构”。反之,这样巧妙的安排使私营部门客户的公开曝光度降至最低,且能确保从他们身上获取最大限度的现金流(图3)。

  

  图3 “2049计划”与阿米蒂奇:影响力简图

  来源:数据来自2049计划研究所网站及出版物

  

  与台湾关系

  台湾在阿米蒂奇及薛瑞福的活动中始终占据核心地位,而他们二人与台湾方面的关系可以追溯到90年代早期。彼时,薛瑞福负责美国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双边交流工作及对台双边安全与军事关系。[xvi]薛瑞福通过班农进驻特朗普政府的白宫,阿米蒂奇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到2018年夏,薛瑞福宣布台湾为美国印太战略的合作伙伴。此举为精心策划的一步,旨在将美国的“一个中国”立场重新定义为实质上的“两个中国”政策。薛瑞福称:“中国秉持所谓的‘一个中国原则’,美国也根据《与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及其他立法,秉持自己的‘一个中国政策’。”[xvii]

  此后不久,阿米蒂奇、研究所执行董事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已退休的前任美国太平洋舰队(US Pacific Fleet)司令斯科特•H•斯威夫特(Adm. Scott H. Swift)率领“2049计划”代表团拜访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后者承诺“提高台湾防御能力,确保海峡两岸关系维持现状。”她还“借此机会感谢阿米蒂奇与斯威夫特长期以来对台湾的支持”(图4)。[xviii]

  

  图4 蔡英文与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

 来源:(台湾)“总统府” [屏幕截图]

  事实上,他们对台湾提供了多个层面的支持。在“2049计划”前,退役陆军中校马克•斯托克斯曾出任国防承包商巨头雷神国际(Raytheon International)副总裁兼台湾地区经理,也曾出任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titute)董事会成员。该研究所致力于“增进美台关系”。[xix]全球台湾研究所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以资深亲台鹰派及反华鹰派为主,包括前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中国事务主任博思科(Joseph Bosco)、前太平洋论坛主席拉尔夫•科萨(Ralph Cossa)、专栏作家章家敦(Gordon Chang)。章曾在20年前宣称中国将崩溃(2001年的《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尽管章的预测历史极其不准,但他依然是美国主流媒体的常驻专家。

  随着美国与华为的贸易冲突向半导体领域蔓延,美国国防部更倾向于将中国从台湾的产能中剥离出来,这些联系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美台商业协会(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主席史宾林特(Michael R. Splinter)是半导体行业久经沙场的老手,曾任英特尔、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及纳斯达克(Nasdaq)董事长。他也是台湾最大半导体公司的现任董事。在为美国国防部效力前,薛瑞福也曾担任美台商业协会董事。[xx]

  美台商业协会常组织年会,其中包括有关美台防务的会议。过去,会议发言人主要为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主要国防承包商(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为外国政府工作的说客。其中有些外国政府也为“2049计划”提供资金支持。事实上,猎户座战略研究中心(Orion Strategies)与“2049计划”之间也存在紧密的联系。后者不从事正式的游说工作,但为外国政府的说客提供咨询服务,它曾为猎户座战略研究中心就“日本海事安全问题”与“亚洲安全问题涌现”提供咨询服务。[xxi]这些话题在“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新闻网站上有所报道,而该网站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戈德法布(Michael Goldfarb)也是猎户座战略研究中心的合伙人。“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的投资人为美国亿万富翁、极端保守主义人士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其地位可比肩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辛格尔最著名且颇具争议的举动为低价购入主权债务,再将其售出从中获利或发起要求全额偿还的诉讼。[xxii]自2010年初以来,资金充裕的保守派“华盛顿自由灯塔”开始帮助其说客赞助人推进台湾军火交易,公共曝光度几近为零。[xxiii]

  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也是“2049计划”的董事会成员,还担任Bower Group(亚洲) 的台湾董事总经理并负责该集团在亚洲的防务和安全业务。Bower Group集团则参与到多个所谓的独立东盟智库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中,而薛瑞福依然是CSIS的高级政策顾问。该集团还与CSIS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及美国东盟商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建立有联系。[xxiv]

  丹•布卢门撒尔(Dan Blumenthal)也是“2049计划”的董事会成员。他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亚洲研究所主管。该研究所主要负责人策划过对伊拉克的入侵及后续的灾难性占领行动。有趣的是,布卢门撒尔同时也是神秘的“约翰•海依倡议”(JHI)成员。该倡议是一个由250余名外交政策、防务、情报专家组成的志愿者网络,他们为当选官员及公职候选人提供顾问服务。”[xxv]

  奥巴马总统连任后,资深新保守派领导人艾略特•科恩(Eliot Cohen)、埃里克•埃德尔曼(Eric Edelman)、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发起成立了JHI。90年代末,科恩与他人联合发起颇具争议性的“新美国世纪计划”(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为新保守主义的布什政府改革铺垫了道路。而埃里克•埃德尔曼是一位资深新保守主义外交官,曾在2007年批评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从伊拉克战场撤军的计划。他是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NAS)的杰出学者,而该中心也与国防部鹰派有着密切关系。布莱恩•胡克是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政策顾问,也是美国伊朗问题特别代表。特朗普政府试图引发伊朗动乱(图5)。

图5 美国伊朗问题特使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领衔JHI

来源:CNBC新闻屏幕截图  2019年6月22日

 

  

  JHI以约翰•海伊命名。他曾于19世纪80年代制定“门户开放政策”,允许美国保留“反殖民”形象,但却同时从对中国的殖民掠夺中获益。薛瑞福的“印太战略”似乎打算步其后尘。

  

  《星球大战》尤达的执念

  

  从皮尔斯伯里到薛瑞福到新保守主义贵族,这些联系中存在一个共同人物,即前美国国防部内部智库净评估办公室(ONA)主任安德鲁•马歇尔(Andrew Marshall)。事实上,皮尔斯伯里的著作《百年马拉松》(以及他此前2部有关中国的书,包括1998年的《中国的未来战争观点》、2000年的《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更准确地说是他自20世纪70年代早期以来撰写的著作都是马歇尔赞助出版的。

  作为美国国防部的外交战略大师与内部导师,马歇尔的职业生涯始于尼克松时代,直至2015年以93岁高龄隐退。可以说,他见证了40余年里8位美国总统的更替。他后来被称作“尤达”(源自《星球大战》)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他的观点与活动更接近于黑暗尊主达斯•维德(Darth Vader)。自1987年以来,马歇尔始终坚持一个观点,即“未来数十年里,中国崛起成为大国将成为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xxvi]冷战期间,马歇尔认为世界只有黑白之分,随后又将摩尼教(Manichean)的这种二元论世界观施加于中国身上。在他看来,21世纪可以容纳美国或中国的世界霸权,但无法兼容二者。

  马歇尔领导的美国国防部智库ONA的身影也存在于“2049计划”的赞助人与支持者之中。但是他的影响力远不止于此。他较为知名的追随者包括重要新保守派人物迪克•切尼(Dick Cheney)、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刘易斯•利比(I. Lewis Libby)。事实上,“新美国世纪计划”(一个新保守主义智库,致力于确保美国能在21世纪继续维持其世界统治地位)背后的大多数重要人物都是他的追随者。马歇尔于2015年过世,但是正如个子小但原力深厚的尤达在8个多世纪里培养出星球大战的绝地武士一样,马歇尔依然在影响着美国主要国防事务决策者、智库及世界国防承包商巨头,他们中有很多都接受过“尤达”的培养、资助或曾经发表过“尤达”的文章(图6)。

  

  图6 安德鲁•马歇尔、八位美国总统与新保守主义者*

  (左侧照片)前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安德鲁•马歇尔

  (右上角照片)八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杰拉尔德•福特、吉米•卡特、罗纳德•里根、乔治•H•W•布什、比尔•克林顿、乔治•W•布什、贝拉克•奥巴马

  (左侧照片)“新美国世纪计划”(PNAC)新保守主义派领袖: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迪克•切尼、威廉•克里斯托尔(William Kristol)、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保罗•沃尔福威茨

  

  ----------------------

  在2049计划研究所,薛瑞福及其同僚敦促美国做好防范中国领土入侵的准备,而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Armitage International)服务的客户愿意为此建议与高层渠道支付费用。如今,薛瑞福或将接管美国国防部此类活动的监管工作。

  由于这种精明的安排,国内公司、外国公司、军事公司、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任何机构都能够以中立顾问的幌子,发挥说客作用,推动政策立场。

  但是,这种安排也充斥着利益冲突、道德风险以及包括公司、国防承包商、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在内的暗中操作者。它使“2049计划”、2049计划研究所、阿米蒂奇国际咨询公司、印太网络、台湾金钱关系中的人员、组织、金钱、影响力、武器流联挂钩,而其足迹看似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安德鲁•马歇尔的国防部智库身上。但同时,这些错综复杂的网络和关系中也蕴含着一系列历史黑暗关系,如越南战争和“伊朗门事件”、阿富汗改良政权垮台、国际商业信贷银行倒闭、药品工业、9•11事件、恐怖主义和台湾问题等残影。

  长期来看,“2049计划”的倡议不利于美国、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主权利益。这些倡议也有可能在亚太地区酿成没有一个主权政府愿意看到的噩梦,但其后果可能会波及全球。尽管如此,有些决策当局、政府机构、国防承包商在此期间、结果及后续中有直接经济利益,这些倡议也会影响他们的经济利益。

  如果确如陆军少将斯梅德利•巴特勒(Smedley Butler)所言,“战争是个发横财的勾当,”那么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大国实行国防政策私有化,而无克制力量约束,最终只会招致一场灾难。

  

  参考文献

  ----------------------

  [i] 金•哈默尔. 2019. 《沙纳汉表示中国的行动威胁地区稳定》,《星条旗报》,6月1日;托尼•帕尔乔、凯文•哈姆林. 2019. 《沙纳汉表示中国的行动威胁地区稳定》,《彭博》,6月5日.

  [ii] 《印太战略报告:做好准备、建立伙伴关系和促进区域网络化》.国防部,2019年6月1日,p. 21-44.

  [iii] 参见《亚太战略报告》,p. 20.

  [iv] 霍素英. 2006. 《熊猫猎人、白邦瑞可疑的学者身份、有着拉姆斯菲尔德耳朵的中国鹰派》. 《华盛顿月刊》.第38卷,第7期,7月-8月.

  [v] 参议员John Kerry、Hank Brown. 1992. 《对外交关系委员会作有关国际商业信贷银行事件的报告》.美国参议院,第102届国会第2次会议参议会印102-140,12月.

  [vi] 参见《对外交关系委员会作有关国际商业信贷银行事件的报告》.

  [vii] 史蒂夫•班农. 2017. 《中国南海必将开战》,《卫报》. 2月.

  [viii] 乔治•J•丘奇等. 1987. 《佩罗的私人调查:亿万富翁踏上私人伊朗与战斗中失踪之路》.《泰晤士报》. 5月4日:18;杰弗里•R•史密斯. 2006. 《阿米蒂奇表示他是中情局泄密的源头》. 《华盛顿邮报》,9月7日.

  [ix] 亚纶•梅塔. 2019. 《国防部的国家军事战略已制定完成,但公众能否一睹其貌依然尚不明朗》. 《防务新闻》,2月13日.

  [x] 参见《2019涉华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国防部长办公室,p. 14.

  [xi] 沙弥尼•佩里斯. 2019. 《劳伦斯•威尔克森上校称国防部对中国军力扩张的报告“虚伪”》. 《真实新闻》,5月7日.

  [xii] 李陈琦、格里•道尔. 2019. 《国防部长称中国将‘不惜一切代价’统一台湾》.《路透社》,6月2日.

  [xiii] 马克•卡季特夫. 2019. 《代理防长沙纳汉因与波音公司的关系接受调查》. NPR,3月21日;芭芭拉•斯塔尔、扎卡里•科恩. 2019. 《国防部洗清代理防长偏袒波音的罪名》. CNN,4月25日.

  [xiv] 杰•卡萨诺、亚历克斯•科奇. 2018. 《国防部高级东亚事务官员领导国防承包商与外国政府资助的智库》. Sludge,6月11日.

  [xv] 卡萨诺、卡奇. 2018. 《国防部的东亚高级事务官员……》.

  [xvi] 薛瑞福,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

  [xvii] 参见斯科特•摩根. 2018. 美国高级官员称台湾是美国“印太战略”伙伴.《台湾新闻》,7月20日.

  [xviii] 中华民国(台湾)外交部《今日台湾》,2018年9月27日。斯威夫特被告知没有被提名成为哈里斯上将的接替者就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于是他宣布辞职。参见理查德•阿尔伯特. 2017. 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丧失接管太平洋司令部的机会后退休. 《国防日报》,9月26日.

  [xix] 参见http://globaltaiwan.org/

  [xx] 美台商业协会信息、成员情况及发展历程,参见www.us-taiwan.org/

  [xxi] 卡萨诺、卡奇. 2018. 《国防部的东亚高级事务官员……》同上.

  [xxii] 过去20年间,较为典型的例子包括:在秘鲁、阿根廷、刚果购买拖欠的主权债务,从而引发大规模民众恐慌。就连美国商业之音《财富》(Fortune)杂志也曾将辛格尔称作一个“1%的忠实捍卫者,冉冉升起的共和党权力掮客。”参见《保罗•辛格尔——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对冲基金造王者》,《财富》,2012年3月26日.

  [xxiii] 早期案例参见李方. 2012. 《保守派‘自由灯塔’前线的台湾游说》. 国家博客,7月26日.

  [xxiv] 丹•斯坦伯克. 2019. 《中国南海的公共议题与私人利益》. 简报.发表于中美聚焦网站,2019年4月9日;同时发表于《马尼拉时报》,2019年4月11日.

  [xxv] 神秘的“约翰•海依倡议”信息,参见www.choosingtolead.net/about-jhi

  [xxvi] 克雷皮内维奇、安德鲁、瓦茨、巴里. 2015. 《最后的战士:安德鲁•马歇尔与当代美国国防战略的形成》前言. 纽约基础图书出版社.

关于丹•斯坦伯克(Dan Steinbock)

丹•斯坦伯克博士是Difference Group的创始人,曾任职于美国的印中美国研究所(India, China and America Institute)、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新加坡欧盟中心(EU Center)。更多详情,请登录http://www.differencegroup.net/

分享:

最新内容
档案馆
促进南海的透明、和平与合作
关于丹•斯坦伯克(Dan Steinbock)

丹•斯坦伯克博士是Difference Group的创始人,曾任职于美国的印中美国研究所(India, China and America Institute)、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新加坡欧盟中心(EU Center)。更多详情,请登录http://www.differencegro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