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分析  >  美国在南海的六类军事行动及其趋势
2019-08-14  |  作者 胡波

美国在南海的六类军事行动及其趋势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2019年7月6日在世界知识书店讲座部分内容的整理稿,原文发表于《世界知识》2019年第16期,有修改。文中所有的文字、图片、表格均受到中国法律知识产权相关条例的版权保护。欢迎转发、关注,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并务必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使用文中的信息用于出版、发行等目的。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长期在南海进行着复杂多样的军事活动。大体而言,可以将这些行动分为六大类:即宣示性行动、存在性行动、军事侦察和情报搜集活动、演训和演习、战场建设及作战概念验证和威慑行动。当然,在战争时期,还有各种高强度的作战行动。我们耳熟能详的“航行自由行动”(FONOPs)只是宣示性行动的其中一种。     

1. 宣示性行动

       该类行动的目的是以“力量投射规则”,即动用军事力量对其认为不合理的海洋主张进行挑战,宣示自己的立场。目前,美国在南海及其周边进行的宣示性行动主要包括“航行自由行动”和“穿越台湾海峡”。
     
“航行自由行动”是1979年美国卡特政府单方面发起的,并无国际法依据。当时,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谈判接近尾声,美国担心《公约》的生效和实践会鼓励其他沿海国的过度海洋主张,从而损害美国特别是美军在全球的行动自由。因此,在《公约》的制度之外,美国发起“航行自由行动”计划,旨在通过军事和外交行动挑战其他沿海国的过度海洋主张。美国眼中的过度海洋主张包括:历史性主张,不合乎UNCLOS 的领海基线;12海里对无害通过的限制;超过12海里的领海主张;对专属经济区内军事行动等的限制;不合理的群岛基线或通行限制。在南海针对中国的FONOPs主要有:领海无害通过的预先申请、专属经济区内的军事管辖、过度直线基线等。 [1]
     
 美军在南海周边针对中国的另一类重要的宣示行动是穿越台湾海峡。美国希望通过这类行动宣示其在台海的政策主张,即不允许单方面改变现状。根据南华早报梳理的近12年来美军军舰穿越台湾海峡的情况, [2]我们可以看出两年频次变化并不是太大,但曝光度较高,充分反映了美国针对中国军事行动的日益高调和政治化特点。

2007-2019 美军穿越台湾海峡次数统计,来源:南华早报

2. 存在性行动

       美军奉行全球攻防的战略,而南海是非常重要的海域,美国一直在南海保持强大的力量存在,它们包括日常的巡逻、过航和港口访问等。一是常规水面、水下和空中巡逻。目前,按照美军印太总部的官方数据,每天平均美军有3艘军舰在南海活动,全年在南海大概保持900个舰日,而2015年前后,美军在南海尚只能保持700个舰日的存在。 [3]空中则包括侦察机和轰炸机等的例行巡逻。2004年美国亚太空军开启了“轰炸机持续存在行动”(CBP),CBP随即成为美国空军彰显度非常高的存在行动。2018年,美国有超过30个架次的B-52轰炸机巡航南海,这在冷战结束以来十分罕见。二是军舰和军机的过航,南海联通两洋三洲,是重要海上通道,美军的舰机会经常过航南海,进行战区内或跨战区的兵力调动和力量部署。三是港口访问,派遣军舰到访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沿岸国的港口,以加强在该地区军事和外交影响力。如,2019年3月5日至9日,美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访问越南,这是自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后的首次,象征着美越之间军事合作关系的不断升温。 

       

3. 军事侦察和情报搜集行动

 

       南海是美军航空侦察和情报搜集的重点关照区域,这类行动恐怕也是频次最高的,差不多每天都有2-4架次的各类侦察机赴南海进行侦察活动,全年上千架次。2001年4月1日,美国的EP-3和中国的歼-8战机发生相撞,起因就是美军侦察机的抵近侦察活动。美国海空军都有力量在南海进行侦察活动,海军主要是P-8A 和P-3C, 空军有RC-135和全球鹰无人机等机型,除此之外还有从在南海活动的航母和其他军舰上起飞的舰载侦察机,如E-2D或SH-60“海鹰”直升机等。另外,美军还有数艘侦察及测量船经常在南海活动,包括导弹测量船和军事侦察船,导弹侦察船主要用来抵近到中国的海岸,监测中国导弹发射的数据;军事测量船则以海洋测量和水文调查为主,它们可以详尽准确地探测海底地形、海底地貌、海底浅层剖面、海底表层地质等多种战场要素;美国部分大学所属的海洋研究船,有的也承担军方的研究项目,2018年曾停靠过台湾的R/V Thomas G. Thompson (T-AGOR-23)实际上是华盛顿大学的,但这条船与美国军方有一定的联系。据不完全统计,美军2018年各类侦察和情报搜集的频次相比2010年都至少增加了一倍甚至以上。

美军P-8A海上巡逻机,来源:www.ainonline.com


 

4. 演习和演训

       南海是美军训练和演习的重要场所,美军会进行单边的演习,也会展开大量的双边和多边的演习,每年仅第七舰队在南海及其周边的演习就达上百场,除了第七舰队之外还有第三舰队,另外还有空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演习,这些累加在一起,能叫上名字的估计在150场左右。近两年来,演习的数量和针对性都在大大增强。美国前代理防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在2019年3月证实,“ 过去两年内,美国国防部在对外联合军事演习方面的参与度提升了17%”。[4] 考虑到南海是印太地区的重中之重,在南海及其周边增加的联合演习,比例要更高。演习通常都是叫得上名字的,演训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是天天、时时都有兵力在南海展开训练。近年来,美军基本上不放过在南海与其盟国和伙伴力量的任何联训机会,只要在南海有机会相遇,都会搞一些联合训练的科目。根据美国第七舰队官网的消息,5月2日到8日,来自美国海军、印度海军、日本海上自卫队以及菲律宾海军的军舰在中国南海海域编队航行,期间还进行了各种联合演习。 [5]

 

5. 战场建设和作战概念验证

 

       2015年之后,美军非常严肃地考虑在南海与中国的竞争甚至是武装冲突,针对中国、俄罗斯等国提出了一系列的作战概念,比如海军提出的“分布式杀伤”的概念,还有陆军的“多域战”和海军陆战队“远征夺岛”概念。这些概念多数以南海为作战的假定环境,围绕南海进行战略建设和兵力推演。它们出台后,也需要到南海进行实地的验证。近年来,我们可明显看到美军围绕与中国在南海的冲突在抓紧进行各类准备。美国的攻击型潜艇、战略轰炸机、水面舰艇等越来越多地加强了针对南海的联合演练,结合美国军方高层不断发出与中国进行战争的言论,南海的气氛正变得空前紧张。

分布式杀伤(Distributed Lethality), 来源:www.raytheon.com

6. 威慑行动

       威慑行动就是敏感时期或定期派遣战略性武器平台到南海进行威慑,以慑止其他国家的可能军事行动。第一类如航母打击群,2018年美国派了四个航母打击群到南海来,每个打击群活动时间有长有短,大致在1-3个月之间。第二类是两栖戒备群,以两栖攻击舰为主的远征打击群,2018年也派了4个。第三类是核潜艇,有攻击性核潜艇和弹道导弹核潜艇,根据公开信息,我们发现攻击性核潜艇到南海来的频次越来越高了,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动向是美国的“最高机密”,虽然我们无从掌握,但南海肯定也是其重点部署的海域。还有第四类平台---战略轰炸机,其在进行“存在性行动”的同时,也会带有非常强的示威和威慑的意图。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六大类军事行动通常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们是相联系的。通常美军会同时执行多类任务,以达到多重目的。如战略轰炸机和航母打击群在南海的巡航,既可以看成是存在性行动,同时也有威慑的效果,在巡航过程中,它们还必然会进行各类演习和训练。美军也不可能为了在南海岛礁12海里内进行FONOPs,专门派遣某艘军舰来执行这个任务。
       总之,美军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是非常复杂的,体量和频次也是巨大的。每天大概有3艘军舰在南海活动,有2-4个架次的各种飞机进行各种飞行,这还没有包括天基卫星的动作。
这些类行动确实自二战结束后就长期存在,但近些年来,其日益增强的频次、烈度和针对性则是十分异常的,是非常大的变化,值得高度关注。美军不同军事行动背后的军事价值和军事意义是不同的。FONOPs之所以广受关注,是因为近两年来它的曝光度比较高,但其相比于美军在南海的整体行动而言,又是不足道的。这并不是说“航行自由行动”不重要,只是没有必要过度聚焦它,而忽视美国其他类行动和其代表的政策趋势。



参考文献

1.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nual Freedom of Navigation Report, December 31, 2018, https://policy.defense.gov/Portals/11/Documents/FY18 DoD Annual FON Report (final).pdf?ver=2019-03-19-103517-010.
2.John Power, “US warships made 92 trips through the Taiwan Strait since 2007”, May 3,2019,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3008621/us-warships-made-92-trips-through-taiwan-strait-2007
3.Andrew Galbraith, “U.S. commander says ships on course for more days in South China Sea”, June 15, 2017, https://uk.reuters.com/article/uk-china-usa-defense-idUKKBN1961GT
4.Acting Secretary of Defense Shanahan, Testimony to the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March 26, 2019, https://armedservices.house.gov/_cache/files/5/f/5fc93125-5cbc-4f1f-b630-9aba61a01a69/C4273A8E7D721F62BAA72B57D811880D.2019-03-26---shanahan-hasc-written-testimony---final.pdf
5.U.S. 7th Fleet Public Affairs, “U.S., Partner Navies Sail Together in South China Sea”, May 8, 2019 https://www.c7f.navy.mil/Media/News/Display/Article/1842441/us-partner-navies-sail-together-in-south-china-sea/

   

关于胡波

胡波,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SCSPI)项目负责人、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博士,长期从事海洋战略与政策、国际安全等方面的研究。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中美在西太平洋的军事竞争与战略平衡》等学术论文4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多部,海洋战略与政策方面的著述有《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2015)、《后马汉时代的中国海权》(2018)。

分享:

最新内容
档案馆
促进南海的透明、和平与合作
关于胡波

胡波,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SCSPI)项目负责人、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博士,长期从事海洋战略与政策、国际安全等方面的研究。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中美在西太平洋的军事竞争与战略平衡》等学术论文4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多部,海洋战略与政策方面的著述有《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2015)、《后马汉时代的中国海权》(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