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分析  >  “迈耶号”导弹驱逐舰等西南沙“航行自由行动”的战术特点及政策启示
2019-09-16  |  作者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迈耶号”导弹驱逐舰等西南沙“航行自由行动”的战术特点及政策启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和“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所有,文中所有的文字、图片、表格均受到中国法律知识产权相关条例的版权保护。欢迎转发、关注,转载请联系scspi@pku.pku.edu.cn授权,并务必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使用文中的信息用于出版、发行等目的。



       9月13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迈耶”号(USS Wayne E. Meyer,DDG-108)闯入中国西沙群岛海域,美海军第七舰队发言人再次声称,美军进行了“航行自由行动”,这是2019年美海军水面作战舰船在南海开展的第6次闯岛闯礁式“航行自由行动”,也是时隔半个月美海军“迈耶”号导弹驱逐舰连续第2次在南海开展此类行动,此前8月28日,“迈耶”号在南沙群岛美济礁、永暑礁附近海域开展了“航行自由行动”,并一度进入岛礁12海里水域内。

来源:央视新闻


       “迈耶”号导弹驱逐舰隶属于美海军第三舰队,它8月9日由夏威夷珍珠港海军基地出发,前往西太平洋地区执行军事部署任务。8月17日抵达关岛阿普拉海军基地,稍作休整之后于21日出港进入菲律宾海开始执行军事巡逻任务。8月25日晚该舰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并于28日在南沙群岛美济礁、永暑礁附近海域开展航行自由行动,8月30日下午进入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9月4日“迈耶”号导弹驱逐舰从新加坡出港,并沿着马来半岛东部海域北上进入泰国湾参加为期5天的美国东盟联合演习。演习结束之后“迈耶”号导弹驱逐舰经南海北上,并于9月13日在西沙群岛开展“航行自由行动”。

 

本图由“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整理并绘制

 

       根据公开信息,结合“迈耶”号导弹驱逐舰近期在西南沙的“航行自由行动”,近期,我们观察美海军此类“航行自由行动”呈现出以下特点

 

1. 选择时机敏感、报复意味浓厚。

 

       自2015年以来,美国海军已经形成了在中国重大节庆期间闯岛闯礁的“传统”,以期创造更大政治效果和影响。如国庆节、春节等节假日都是美国海军重点“关照”的时间点。 此外,“航行自由行动”也越来越有报复的意味。8月27日美国防部官员对路透社记者透露中方拒绝了美海军军舰近日提出对青岛港进行访问的请求,随即在8月28日“迈耶”号导弹驱逐舰就在南沙群岛开展了“航行自由行动”。同样在8月上旬中方拒绝两艘美海军舰船访问香港之后,时隔一周美海军格林湾号两栖船坞运输舰(USS Green Bay,LPD-20)就自南向北穿越台湾海峡。近年来,随着中美海上战略竞争加剧,美国变得过于敏感,美军通过在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或者过航台湾海峡等对中方进行报复性回击已经成为常态。

 

2. 强化“海空协同”和体系行动。

 

       虽然美军自认为“航行自由行动”不具有挑衅性,是“最温和的行动”,但在具体的行动过程中,却始终高度戒备,充分发挥自身海域态势感知能力和体系行动的优势,最大可能保证其行动的安全。在行动前,P-8A反潜巡逻机往往会前出到相关海域进行情报侦察;而在行动中,空中则至少会保持一架P-8A或其他类型侦察机对执行任务的水面舰艇进行情报支援和策应。
       目前,美海军有2至3架P-8A反潜巡逻机常态化部署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用于在南海方向开展侦察巡逻任务。根据互联网ADS-B信息显示,在9月13日“迈耶”号导弹驱逐舰开展“航行自由行动”前后,至少有两架P-8A反潜巡逻机部署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编号分别是169011和168996,其中编号为169011的P-8A反潜巡逻机在13日当天从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了军事行动。其任务之一很可能就是配合“迈耶”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编号为168996的P-8A反潜巡逻机是美海军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唯一一架装备APS-154高级空中感应器的飞机,主要用于提供空中情报支援。
       此外,美海军现役的阿里·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和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均具备搭载SH-60海鹰直升机的能力,在开展战术行动尤其是在他国领海线附近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中起飞舰载直升机是美军一贯的行动策略。

 

3. 针对西沙和南沙采取不同的行动方式。

 

       在西沙群岛海域开展“航行自由行动”通常采用岛屿间穿梭进行的方式。比如2019年1月7日的行动中,当时美海军的“麦克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USS McCampbell,DDG-85)就在西沙群岛的赵述岛、东岛和永兴岛三个岛屿之间穿梭航行;2018年5月27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希金斯”号(USS Higgins,DDG-76)和导弹巡洋舰“安提坦”号(USS Antietam,CG-54)在西沙群岛的东岛、赵述岛、永兴岛和中建岛一线穿梭航行。

       在南沙群岛海域,美军通常采用“之字形”航线进行的方式。比如2017年5月24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杜威号(USS Deway,DDG-105)进入了美济礁附近6海里的海域,并在美济礁周围12海里范围内采取“之”字形航行了近90分钟,期间没有实行无害通过而是正常航行,并且还实施了一次救生演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与奥巴马政府时期相比,特朗普政府的“航行自由行动”虽然频率和烈度都在显著上升,但战略意义明显下降;白宫和国安会当然支持美军继续加大行动,但对行动本身鲜有过多关注,国防部及印太总部以下的操作层面的行动空间增大,风险性和危险性也在上升。 [1]

 

4. 行动频率在大幅升高且日益常态化。

 

       从对美海军近年来在南海开展闯岛闯礁式“航行自由行动”的统计来看,美海军行动的频次呈逐年上升,时间间隔逐渐缩短的趋势。2016年美海军在南海开展了3次,2017年开展了4次,2018年开展了5次,而今年截止9月13日就已经开展了6次。2018年美军开展的5次“航行自由行动”中时间间隔基本保持在两个月之间,而今年时间间隔最短的已经达到了15天。在开展此类“航行自由行动”期间,美军通过密切的海空协同配合和精密的路线选择,在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以及黄岩岛等三个地点南北交替进行,且对西沙群岛的兴趣越来越大。
       近些年来,美军的这些行动变得更加随意,有意寻求常态化。绝大多数闯岛闯礁式“航行自由行动”都是由过航的军舰来实施的,如“迈耶”号导弹驱逐舰此次部署至南海,执行了很多其他类的行动,主要目的是显示存在,在南沙和西沙的“航行自由行动”很可能只是附带任务。特别是2019年以来,美军行动不再遵循一定的时间间隔,有时隔近3个月,有时仅隔13天,有意打造“随时随地想做就做”的态势。

本表由“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整理并绘制
 

       美国一种日趋流行的观点认为,

 

       “既然美国没有承认中国对南海的这些地貌拥有主权,也就没有义务遵循理论上的领海范围”。 [2]“持续地自由航行,而非反应式的‘航行自由行动’,才是最好反制中国南海扩张的政策,特别是在南沙群岛,中国没有任何实际的法理主张需要被挑战。”[3] 

       

      目前看,这种学界的普遍认知也逐渐传导到政策层面。结合美官方一直是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坚决拥护者,美或将“航行自由行动”视作自身落实仲裁裁决的一部分,将南沙群岛视作孤立、不相联系、海洋权益范围有限的海上地物,并以持续、可见的方式加以推进。同时,针对西沙群岛基点基线划法、岛水比例等美视作过度的海洋声索,采取更为激进、频繁的挑战方式,以求创设国际法上意义上的国家实践。在观察美“航行自由行动时”,也需注意其后的法律背景和目的。

 

参考文献


[1]胡波,“日益军事化的美国南海政策”,“南海战略态势感知”,2019年4月9日,http://scspi.pku.edu.cn/dtfx/445228.htm
[2]Ronald O'Rourke, China‘s Actions in South and East China Seas: Implications for U.S. Interests—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 Aug 1, 2018, p.43.
[3]Peter A. Dutton, Isaac B. Kardon, “Forget the FONOPs—Just Fly, Sail and Operate Wherever International Law Allows”, Lawfare, Jun 10, 2017.

关于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为维护和促进南海和平、稳定与繁荣,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发起“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计划(SCSPI),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

分享:

最新内容
档案馆
促进南海的透明、和平与合作
关于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为维护和促进南海和平、稳定与繁荣,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发起“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计划(SCSPI),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