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分析  >  美海军濒海战斗舰南海再部署
2019-11-19  |  作者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美海军濒海战斗舰南海再部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所有,文中所有的文字、图片、表格均受到中国法律知识产权相关条例的版权保护。欢迎转发、关注,转载请联系scspi@pku.pku.edu.cn授权,并务必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使用文中的信息用于出版、发行等目的。


近来,美海军在南海的部署行动呈现又一新变化:历史上首次,美海军向南海地区同时部署两艘濒海战斗舰,分别是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LCS-10)和蒙哥马利号(USS Montgomery,LCS-8)。

其中前者于10月1日在关岛附近海域参加联合军事演习期间,发射了一枚具备远程(100海里)精确打击能力且具有隐身功能的海军打击导弹(Naval Strike Missile);后者于11月6日-12日与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澳新军团级护卫舰斯图尔特号(HMAS Stuart, FFH 153)及天狼星号补给舰(HMAS Sirius, O 266)在南海开展了联合行动。在南海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此举有何新的意图和特点?[1]

 

2019年10月1日,美海军濒海战斗舰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LCS-10)在关岛附近海域参加美国和新加坡海军“太平洋格里芬2019”(Exercise Pacific Griffin 2019)联合军事演习期间,发射了一枚具备隐身功能的海军打击导弹(Naval Strike Missile)。
NSM具备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可以在最远100海里处发现并摧毁敌舰。这是NSM在印太地区的首次试射,试射选定的时间极其敏感,战略目的不言而喻。图片来源:https://www.stripes.com

 

九月初,美海军濒海战斗舰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LCS-10)抵达关岛,约在10月上旬前往南海执行部署前沿部署任务,据船讯网AIS信息,11月15日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离开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前往南海进行巡航。

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11月15日前往南海地区巡航

 

这是美海军向西太平洋地区部署的第二艘濒海战斗舰。此前7月6日,另一艘美海军濒海战斗舰蒙哥马利号(USS Montgomery,LCS-8)已经抵达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执行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任务。11月6日-12日美海军濒海战斗舰蒙哥马利号(USS Montgomery,LCS-8)与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澳新军团级护卫舰斯图尔特号(HMAS Stuart, FFH 153)及天狼星号补给舰(HMAS Sirius, O 266)在南海开展联合行动。

这是美海军首次向南海地区同时部署两艘濒海战斗舰,也是在中断部署19个月后再次向该地区部署濒海战斗舰,在南海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此举有何新的意图和特点?

 

新形势下的新部署

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海军意识到冷战时期的巡洋舰和驱逐舰主要用于在开放的大洋上作战而在浅水区域这些大型水面舰船很容易遭遇到高速小艇、小型潜艇甚至水雷、岸基反舰导弹的火力攻击,非常脆弱,美海军急需一款在近海作战的水面平台,濒海战斗舰项目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2003年,美海军开始拨款150亿美元用于相关分析认证和研究,并且在当年就下水了试验型濒海战斗舰“海上战斗机”(FSF-1)。2004年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通用公司各自向美海军递交了设计方案,之后按照方案建造自由级和独立级两型濒海战斗舰。美海军原计划建造55艘濒海战斗舰,但是由于海上形势的变化,加之下一代护卫舰FFG(X)项目的出现,在2014年前后濒海战斗舰的计划建造数量削减至32艘。两型濒海战斗舰中的独立级由美国通用公司和奥斯汀造船厂共同设计,由奥斯汀造船厂具体负责建造,目前已经建造完成并交付美海军服役11艘,全部部署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海军基地,隶属于第1濒海战斗舰中队。自由级濒海战斗舰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设计,美国马里内特海事公司负责建造,目前已经建造完成并交付美海军服役8艘,全部部署在佛罗里达州梅波特海军基地,隶属于美海军第2濒海战斗舰中队。

从2013年4月份首艘濒海战斗舰自由号(USS Freedom,LCS-1)部署新加坡以来,先后有沃斯堡号(USS Fort Worth,LCS-3)、科罗拉多号(USS Coronado,LCS-4)部署至新加坡,而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已经是美海军向该地区部署的第五艘濒海战斗舰。2018年美军原计划向波斯湾地区的巴林部署一艘濒海战斗舰、向亚太地区的新加坡部署两艘濒海战斗舰,但是由于美国西海岸地区的大部分濒海战斗舰均处于维修或者测试评估状态,所以部署计划推迟到了2019年。[2]

出于大国竞争的考虑,美军并没有事先宣布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的部署时间,但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大概在五月底左右美海军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从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海军基地出发,前往西太平洋地区执行部署任务。[3] 根据AIS数据显示大概在6月10日蒙哥马利号结束对夏威夷珍珠港的访问,出港前往西太平洋地区,等这艘舰再次出现已经是6月29日,当时它访问了菲律宾南部城市达沃市。[4] 结束在菲律宾的访问之后,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进入南海前往新加坡,并于7月6日抵达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大概在9月初由圣迭戈海军基地出发,前往西太平洋地区执行部署任务。[5] 9月27日开始在关岛附近海域参加美国和新加坡海军“太平洋格里芬2019”联合军事演习,演习期间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参加了水面作战科目演习并展示了具备隐身功能的海军打击导弹(NSM)的作战能力。

美海军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在西太平洋地区巡航路线图,由“南海战略态势感知”绘制

 

与美海军的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以及两栖攻击舰等其他水面作战舰船相比,濒海战斗舰凭借其灵活的任务模块组合和卓越的机动性可以在近海作战中发挥独特的作战优势。

濒海战斗舰目前有水面作战、反水雷作战和反潜作战三个模块,可以根据任务需求的不同来加装不同的作战模块,因此在作战过程中可以专注于某一方向的作战。此次部署至新加坡的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是首艘实战化装备海军打击导弹的舰船,海军打击导弹是由挪威康斯堡防御与航天公司研制的一款舰载反舰导弹,射程在185公里左右。由此推断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此次部署西太平洋地区期间加装的应该是水面作战模块。

一直以来美国官方以及民间一些人士总是声称未来中美之间可能会在南海地区打一场小规模的局部战争。水面作战和反潜战将是这场可能爆发的局部冲突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因此近年来美军特别重视南海地区的水面作战演练,除了装备海军打击导弹的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外,根据公开消息显示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部署期间也是仅加装了水面作战模块。[6] 因此来看美军此次向新加坡前沿部署两艘执行水面作战任务的濒海战斗舰,表明其对在南海地区执行水面作战任务重视程度非同一般。与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不同,蒙哥马利号并没有装备海军打击导弹,从近期美海军公布的几张该舰的图片来看也没有装备可以发射鱼叉反舰导弹的发射模块,因此该舰通过何种舰载武器执行水面作战尚值得继续观察。

除了反舰导弹之外,美军此次部署的两艘濒海战斗舰均搭载了MH-60S“海鹰”直升机和MQ-8B “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MH-60S“海鹰”直升机是目前美海军应用最为广泛的一款舰载直升机,可以遂行海上补给、搜救、水面作战、反潜战、反水雷战等多种任务;MQ-8B “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不仅可以遂行空中侦察任务,还可以在濒海战斗舰实施反舰作战过程中对反舰导弹实施超视距打击空中引导,有效提高了反舰导弹的打击效能,这种超视距通信中继引导有利于保护己方在作战中的安全,这在南海地区相对局限的海域内遂行反舰作战具有重要意义。

 

濒海战斗舰尚能饭否?

相比较于美海军的其他水面作战平台,濒海战斗舰在南海地区随行军事作战任务具有其独特的优势,主要体现在:

第一、吃水深度浅,可以在条件简陋的港口内进出自由。濒海战斗舰的吃水深度只有4.6米,相比较于美海军阿里伯克级驱逐舰的9.44米它可以在一些浅水区域内执行特殊任务。[7] 例如在8月14日开始的美国马来西亚“海上训练活动”(MTA)中,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就可以直接进入到马来西亚卢姆特海军基地内停靠在码头上,这对于美军其他大型水面舰船来说难度是很大的。能自由进入浅水区遂行作战任务,无疑可以大大提升濒海作战、登陆作战等军事任务的效果,从这一点来说,在目前的全球水面作战舰船中,美海军濒海战斗舰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第二、任务专业化程度高,灵活性强。前面提到濒海战斗舰可以根据任务需要加装水面作战、反水雷战和反潜战模块,基于此濒海战斗舰既可以单独执行作战任务,也可以与其他水面舰船组成编队执行特定的军事任务。加装水面作战模块的濒海战斗舰,比如此次部署的蒙哥马利号和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还可以在航母编队中担负反舰任务角色。当前美海军尚未将濒海战斗舰纳入航母编队中,但是考虑到濒海战斗舰不断提升到作战性能以及美海军下一代护卫舰项目「FFG(X)」的难产,未来濒海战斗舰加入航母编队担负水面作战任务角色还是存在一定可能性,尤其是在南海地区。不过,濒海战斗舰仅装备了RIM-116“海拉姆”防空导弹,其防空能力要远远落后于伯克级驱逐舰和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因此单舰执行水面作战的风险较高,在执行水面作战任务时可能还需要其他大型防空舰船来提供协同保护。

第三、侦察情报获取能力强,可以执行特殊侦察任务。濒海战斗舰与其他水面舰船相比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航速快,最快时速接近50节,这一性能在遂行跟踪监视任务中具有极大优势。在南海地区岛礁众多的海域,如南沙地区,濒海战斗舰可以发挥这一优势执行抵近侦察任务,也可以在美军其他舰船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中提供配合掩护,在2017年美海军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部署新加坡期间就曾多次前往南海地区执行军事任务。此外,濒海战斗舰搭载的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通过机载AN/ZPY-4(V)1型X波段合成孔径雷达可以同时跟踪200个水面或者空中目标,能提供强大的侦察情报支援。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还可以通过其搭载的“近海战场侦察与分析”(COBRA)系统来对濒海战斗舰周围的水雷以及潜艇等水下目标进行探测。[8] 

第四、海外部署时间长,人员需求少。近年来美海军对濒海战斗舰部队进行了新的编制体制调整,成立了两个濒海战斗舰中队(LCSRON),其中第1濒海战斗舰中队全部装备独立级濒海战斗舰,总部位于加州圣迭戈海军基地主要负责亚太方向作战任务;第2濒海战斗舰中队全部装备自由级濒海战斗舰,总部设在梅波特海军基地主要负责大西洋方向的作战任务。新的编制体制下对应了新的人员部署模式,当前濒海战斗舰采用蓝/金舰员分组。每4到6个月两组人员轮换一次,而濒海战斗舰则继续在任务区执行任务,采用“换人不换船”的形式可以保持濒海战斗舰16个月的海外部署时间,[9] 而其他水面作战舰船一般为6个月的海外部署时间。

 

美军在南海部署濒海战斗舰的意图与特点

美海军之所以选择新加坡作为濒海战斗舰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的前沿基地,主要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是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重要的军事后勤补给和舰船维护基地,具备完备的后勤保障体系。濒海战斗舰作为美海军一款最新水面作战武器平台,其可靠性和稳定性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欠缺。2016年沃斯堡号濒海战斗舰部署新加坡期间舰船的动力系统出现故障,在樟宜基地的码头维修了将近半年。另一艘濒海战斗舰科罗拉多号在2016年9月份前往西太平洋地区部署期间动力推进系统也出现了故障,在夏威夷珍珠港内维修了近一个月。[10] 为了保障濒海战斗舰在西太平洋地区的顺利部署,美海军在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专门部署了一个由现役军人、文职人员和国防承包商组成的团队负责濒海战斗舰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期间的维修保养工作。[11] 即便是濒海战斗舰在新加坡以外区域巡航期间比如在东海或者日本海出现故障,这个维修团队的成员也可以迅速赶到事发地点进行维修。

其次,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紧邻南海可以在突发情况下迅速出动。近年来美军在南海地区活动愈加频繁,航行自由行动逐渐常态化,再加上南海周边国家在岛礁建设和油气勘探开发等方面的矛盾争议日益突出,南海已经成为全球地缘政治中的一个焦点。新加坡距离南沙群岛大概在一千公里,一旦有事或者出现国家间冲突,濒海战斗舰从樟宜基地出港,发挥其高速航行的优势可以迅速抵达南沙附近成为首批进入现场的水面作战力量。

 

时隔19个月后美海军的濒海战斗舰再次部署至新加坡,执行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前沿部署任务,从部署情况来看美军在濒海战斗舰的部署上呈现出了新的特点

首先,濒海战斗舰在美军作战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重视。2019年4月,美海军蒙哥马利号在部署之前开展了自濒海战斗舰装备部队以来的首次水面战高级战术训练(SWATT),通常来讲此类训练只用于航母编队、两栖戒备大队、导弹驱逐舰、导弹巡洋舰等大型水面作战舰船部署前。在训练中蒙哥马利号濒海战斗舰进行了舰炮射击、“海拉姆”防空导弹防空演练等科目有效提升了舰员作战能力和武器操控能力,此次美海军对濒海战斗舰开展部署前水面战高级战术训练表明,该类武器平台在美海军作战体系中的任务角色的到了重视和提升。这一方面源自濒海战斗舰近年来进行了不断的升级测试,其性能得到了极大提升,下一步搭载MQ-8C无人直升机后其侦察作战能力还将迎来一次飞跃;其次在西太平洋地区美海军水面作战舰船近来一直紧盯东海、黄海方向朝鲜非法走私行动,在南海方向兵力投入显得捉襟见肘而濒海战斗舰恰好可以有效弥补这一不足。

其次,首次采用双舰部署模式来进行前沿部署。此前的自由号、沃斯堡号和科罗拉多号都是采用单舰部署模式,而这次是采用蒙哥马利号和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联合部署并且在时间上错开一个五月底部署一个九月初部署,前后相差了三个月为后续继续沿用双舰部署模式提供了可能。双舰部署模式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提升军事任务的完成效率,即便是有一艘濒海战斗舰出现了故障也不会对任务的完成产生较大影响。

其三,水面作战能力成为此次部署的一个重点。蒙哥马利号和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均装备了水面作战模块,可以有效执行水面作战任务特别是加布里埃尔·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还搭载了美军引以为傲的海军打击导弹,声称可以对相关国家的水面舰船产生致命威胁。近年来解放军海军军备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在南海方向的整体控制能力明显增强,显然这不是美国方面愿意看到的。积极在南海方面谋求军事威慑,为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做准备是近年来美军在南海地区一个重要的行动方向。将装备先进反舰武器的濒海战斗舰部署到南海周边,这从侧面反映出美军在南海的军事建设思路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即从此前的侦察、威慑和掌握事态变化慢慢向如何实施武力打击如何提升打击效果方面转变。

 

参考文献


[1] Montgomery Operates with Royal Australian Nav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US Navy, November 15, 2019, https://www.navy.mil/submit/display.asp?story_id=111446&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social&utm_content=100001038063282

[2] Megan Eckstein , Navy May Not Deploy Any Littoral Combat Ships This Year, USNI News , April 11,2018, https://news.usni.org/2018/04/11/navy-may-not-deploy-littoral-combat-ships-year

[3] Megan Eckstein , Littoral Combat Ship Deploys for First Time in 19 Months; USS Montgomery Left Unannounced in Early June , USNI News , July 1,2019, https://news.usni.org/2019/07/01/littoral-combat-ship-deploys-for-first-time-in-19-months-uss-montgomery-left-unannounced-in-early-june

[4] MC1 Greg Johnson , USS Montgomery Arrives in Davao City for Port Visit , U.S. Indo-Pacific Command , July 1, 2019, https://www.pacom.mil/Media/News/News-Article-View/Article/1893373/uss-montgomery-arrives-in-davao-city-for-port-visit/

[5] US Navy to deploy USS Gabrielle Giffords littoral combat ship armed with new naval Strike Missle , September 8 , 2019, https://www.navyrecognition.com/index.php/news/defence-news/2019/september/7466-us-navy-to-deploy-uss-gabrielle-giffords-littoral-combat-ship-armed-with-new-naval-strike-missile.html

[6] Megan Eckstein , Navy Conducts First LCS Advanced Training with Pair of Ships; Larger Event Planned this Summer , USNI News , May 6 , 2019, https://news.usni.org/2019/05/06/navy-conducts-first-lcs-advanced-training-with-pair-of-ships-larger-event-planned-this-summer

[7] Ben Werner , Navy: USS Montgomery Showcasing LCS Abilities During WESTPAC Deployment , USNI News , September 12 , 2019, https://news.usni.org/2019/09/12/navy-uss-montgomery-showcasing-lcs-abilities-during-westpac-deployment

[8] Navy Arms , Upgrades Fire Scout UAS , military.com , June 10 , 2014 , https://www.military.com/defensetech/2014/06/10/navy-arms-upgrades-fire-scout-uas

[9] Megan Eckstein , Navy Conducts First LCS Advanced Training with Pair of Ships; Larger Event Planned this Summer , USNI News , May 6 , 2019, https://news.usni.org/2019/05/06/navy-conducts-first-lcs-advanced-training-with-pair-of-ships-larger-event-planned-this-summer

[10] USS Coronado Departs Hawaii , Resumes Rotational Deployment to Singapore , Navy.mil , September 29 , 2016 ,https://www.public.navy.mil/surfor/lcs4/Pages/USS-Coronado-Departs-Hawaii,-Resumes-Rotational-Deployment-to-Singapore-.aspx

[11] Ben Werner , Navy: USS Montgomery Showcasing LCS Abilities During WESTPAC Deployment , USNI News , September 12 , 2019, https://news.usni.org/2019/09/12/navy-uss-montgomery-showcasing-lcs-abilities-during-westpac-deployment

关于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为了维护和促进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启动“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计划(SOUTH CHINA SEA STRATEGIC SITUATION PROBING INITIATIVE)(SCSPI),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

分享:

最新内容
档案馆
促进南海的透明、和平与合作
关于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为了维护和促进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启动“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计划(SOUTH CHINA SEA STRATEGIC SITUATION PROBING INITIATIVE)(SCSPI),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